天边江水流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http://tbjsl.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我们就这样面无表情的度过一生——读《繁花》有感

2016-04-18 20:24:56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4901 次 | 评论 0 条

我读《繁花》是在去年的八月。将结尾穆旦的诗句读完,合上书,窗外恰是黄昏时间,微蓝的天空飘飞着淡淡的云,一缕一缕的藕断丝连。这时间真正好,我想,除却黄昏,没有任何一个另外的时间能够和《繁花》恰如其分的配合起来。黄昏,带着即将落幕的安宁和不可挽回的坠落,太阳已经落下,只留下淡淡的余光,一切都如同它未曾出现过一样的平静。而《繁花》也是如此,读完之后,我讲不清它到底在说些什么,甚至记不清故事到底有些什么内容,但是却隐隐约约有一种已经游历过大千世界最终归于平静的沧桑。《繁花》有这种力量,它让你感到自己不是在读一个故事,一篇小说,而是旁观了身边最为平凡的人的最为平凡的一生。

《繁花》是特别的。它具备一切浮躁的现代人无法认真读下去的条件。首先,它是用上海话所写,上来第一句“干啥事体”就已经让非上海人特别是北方人感觉到吃力。从段落上来看,除非是到了这件事情讲完,《繁花》绝不分段,有时候一两页没有一个空格。最重要的是小说基本上用逗号和句号贯穿全篇,所有的话,所有的语气,都用平淡的逗号和句号相隔。这和它的文章风格一致。你在《繁花》里读不到波澜壮阔,读不到跌宕起伏,一切都像流水账一样行进,即使是死亡,也一笔带过。你也别想要在《繁花》里寻找到一个所谓的“主角”,这里面,陶陶、小毛、沪生、阿宝……每个人都是主角,但好像,每个人都不是。

可是就是这样一篇小说,让作为北方人的我读下去了,而且还深深的陷入其中。我陷入的不是故事,而是氛围,是上海的气氛,也是每个人生命的氛围。毫不做作,毫不修饰,风轻云淡,面无表情,就像生活本身一样进行。

每一个高中生都有一个大学情节。我也毫不例外。高中看过许许多多的青春片,上了高中,怎样努力,上了大学,怎样的波澜壮阔的经历,如是如是,全部带着巨大的吸引力。那些主角都很强,通过自己的努力都能过上幸福的生活。创业的成了老板,写小说的成了名作家,出国的人拿着奖学金和一群精英一起走向更加璀璨的未来。我曾以为,大学是丰富而绚丽的彩虹,真正进了学校才发觉,笑容与痛哭只是偶然出现的风景,而在那背后,隐藏着许许多多的面无表情。

就像一个人说起分手的时候或许会难过,但并不会真的要吞药自杀;就像一个人说起死亡的时候会有叹息,但是生活不会因为某人的离去而终结。日子还是要继续下去,而大部分时间,人都是在面无表情的做事,面无表情的走路,面无表情的吃饭,如果真的有一个人对着任何人傻笑,基本上会被确认为怪物。

《繁花》讲的,便是一个个面无表情的人的事情。沪生对女朋友梅瑞承认自己有另外一个女朋友白萍,他与梅瑞的对话,就是这样没有哭闹的交代。“梅瑞说,真想不到,沪生还有女朋友,脚踏两只船。沪生说,是的,名字叫白萍。梅瑞说,一个月见几次面。沪生说,一次。梅瑞说,好意思吧。沪生说,别人介绍的,相貌一般,优点是有房子。梅瑞说,沪生太老实了,样样会跟我讲。沪生说,应该的。梅瑞一笑说,我姆妈早就讲了,做人,不可以花头花脑,骑两头马,吃两头茶,其实呢,我也有一个男朋友,一直想跟我结婚,北四川路有房子。”

梅瑞听到沪生另有女友,只说了一句“沪生太老实了”,又说自己也有一个一直想结婚的男朋友。沪生也没有多说什么。从前后文来看,沪生与梅瑞是男女朋友时,关系挺不错,两人经常见面喝喝咖啡看看电影,而两人的关系也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发生改变,也许这就是现实,没有太多浪漫因素的现实。

但在这群人之中,有一个不同,那就是蓓蒂。蓓蒂这个角色相较于其他来说带着丰厚的理想化色彩。就像蓓蒂会明确的说,我讨厌写字,我讨厌算术。而在这时,沪生不响,没有表态自己对什么事情有着明显讨厌的情绪。蓓蒂说,我喜欢蝴蝶。而沪生说,我喜欢写字。蝴蝶代表着绚丽和美好,是理想的,在这个片段,我能够想象出蓓蒂眨着大眼睛说话的可爱样子。与此相对应,“写字”是现实的,有些物质的,我也能够在此处想象到沪生安静说话的样子,如同“不响”一样的面无表情。

蓓蒂是任性活泼的。她喜欢听传奇故事,喜欢玩耍,喜欢小兔子,也会偷菜叶给她。蓓蒂怕给阿婆发现她偷菜叶,就偷偷对着兔子说“小兔子快点吃,快点吃,阿婆要来了。”她被阿婆发现后“边哭边吃饭”,这些孩子气的动作和神情是其他孩子没有的。这一份纯真,最后落得一个魔幻色彩的奇妙结局——变成了鱼。这件事情也没有从正面写,而是通过姝华的口说出,更为蓓蒂的结局增添了神秘色彩。蓓蒂不适合这个世界,或者说,即使蓓蒂真的长大了,也会变成一个面无表情的生活的人,所以,真正的永远被阿宝爱着的蓓蒂只能存在于众人的记忆之中,以“被鸟叼走”这种奇怪而残忍的方式离开。

“面无表情”只不过是一层面具,在那面具之下,是一颗已经历经沧桑了的心。因为经历的多,所以不再有什么剧烈反应,真正的哭笑隐藏在心底,而自己也如同微尘一样悄悄地来,悄悄地走,上帝也是如此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

上帝不响,像一切皆有我定……

我却也仿照上帝走上了万事“不响”的道路,我们时常会怀念那个像蓓蒂一样活泼任性的自己,但是在片刻怀念之后仍会这样继续面无表情下去。你或许会说这很冰冷,但是一直那么嬉笑怒骂是会很累的,而成年人的精力不在于此。

面无表情或许是一种成熟的表现,也未知。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下一篇 >> 冷眼与自觉——读鲁迅《风波》有…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柴郡

哎,我是柴郡,柴郡猫的柴郡,柴郡猫的猫。 酒满杯倾洒,仗剑言欢天涯。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