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江水流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http://tbjsl.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当你说起回家的时候

2016-04-19 22:55:53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浮生有感 | 浏览 267 次 | 评论 0 条

每一个春节,都会被那么一群人感动,他们骑着摩托行进几千里,越过高山深涧,冒着雪花纷飞,只为了两个字“回家”。

回家,多么有魔力的字眼。它能让游子不畏风雨甚至不畏生死,它能召唤着天南海北的人,重新聚集到曾经嬉笑怒骂的这片土地,重煮一杯酒,再论一次茶,聊一聊这漂泊中的青春年华。

当我们,说起回家的时候。

寒潮南下,连同处于热带的海口都受到了影响,考完试的那天晚上,宿舍里拉杆箱行进的声音一直连绵不绝,轮子摩擦着地面发出欢乐的笑声,凌晨时不知是谁轻轻在门外说了一声,回家了。

这句话连带着我的梦境都开始快乐起来,思绪飘飞,仿佛飞到了五千里外,飞到了北方大雪纷飞的寒夜里。

但是这些希望早早离开的姑娘们并没有得偿所愿,先是飞机取消,然后火车取消,最后,轮船也取消。幸运儿欢歌笑语传达着回家的喜讯,倒霉鬼挤在机场里一夜难眠,隔天车次被取消的舍友满世界寻找能回家的路径,电话接连不断,卫生间传来她压抑的抽噎声。

回家,究竟是多么神奇的字眼,能够让坚强独立的她这样难过呢?

终于,转机到杭州,火车一声长鸣,带着我驶向想要到达的家乡。

舍友欢呼在家吃的红烧肉的香味,我跟着我的梦回到家的年里。恍惚间万家灯火,灯笼高挂,渲染出一片春色。结了冰的护城河岸上,卖鞭炮烟花的和卖春联的各自安好,偶尔有特立独行卖甘蔗的便要特立独行地用大卡车装着到街边来,操着方言笑眯眯地问你:“要甜杆子不?”有人应一声,问一句价格,这边说两块五,那边说贵了,三两番讨价还价,终于各退一步,皆大欢喜。卖甘蔗的边用刀子削皮边说:“咱这杆子可甜了,上回有个……”这个“上回有个”后面,必然要介绍个一次买了许多的大爷或大娘,似乎这家今年要吃的甘蔗都在今天买完了。最后削好小贩必然还要说一句:“咱待这里买好几年了,你放心,不好吃再来找咱!”总是信誓旦旦的样子,但最后真的怎样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迷迷糊糊中,听见蚌埠,听见南京,听见徐州,进了山东。一群山东人,本来在南方时安安静静客客气气的,一进了省就开始活跃起来,对着卖奶酪的列车员笑着说:“都到家了,没外人儿,你这得便宜点不?”莫名的好多人都应和着表示:“便宜俺都买点。”一群人开始讨价还价,一副要打群架的架势,最后列车员一摆手一副豁出去了,也说起了方言,笑道:“行,都是老乡,都是老乡,四十五块钱三大两小,行了吧。”于是呼啦啦一堆人都从床边站起来,争着上前挑选,看了这场景我忍不住笑,心里蠢蠢欲动,想着是不是也买点回家。

我一直在想,一个城市是有着一个城市独特的气息的。杭州的空气里带着花的芬芳,半是梅花半是桂花。海口的气息里总是带有海风的感觉,家乡的气味则像晚风一样安宁。

回家之后发现,家里的空气那么糟糕,天天重度污染,看不到蓝看不到星。冷而且干燥,北风刮过脸颊如同刀割一样疼痛,手背上很快起了一层碎皮,嘴唇很快结上了死皮。路很平,我一直等,等过了初一等到了初七,等来了一挂红幅,说以前卖鞭炮的、卖玩儿东西的都搬了。大街上干干净净,天又冷,晚上真的没啥人了。

当你说起回家的时候,你想要美美的回去,想要自己很成功,聊起来仿佛是很厉害的样子;当你说起回家的时候,你想要带着微笑,满含着热情回到旧时光里,和三两好友重新促膝把酒。你想要深深吸一口记忆里熟悉的味道,重新看一看那些年我们一起拼搏过的地方,希望遇到一些你希望遇见,又希望永远不见的人。

当你终于回到家。

你发现,以前的那些人更换了模样,有些人你不敢认,有些人你认了又不知道说什么,终于漠然擦肩。曾经像是全能的父母也有了些缺点,你说,父亲是精密仪器,母亲永远像二十四岁,现在一笑之中,突然多了一点点的心酸。曾经的记忆消散在风中,你再也抓不住那个天真无邪的你,和在阳光下微笑的少年。曾经无法无天,说要飞到九霄云外,到头来却明白,那一方天地,那没有尽头的跑道,才能纵容你的无所顾忌无法无天。

当你说起回家的时候,其实,可能,你说的,是回到原来的那个时间,那个地点,和那些人一起,做着以前的事情,但是那太奢侈了。那也太无趣了。

当你说起回家的时候。

你要知道,是家就可以了,那个地方,就已经很好了。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冷眼与自觉——读鲁迅《风波》有…      下一篇 >> 一半春风一半火——评朱自清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柴郡

哎,我是柴郡,柴郡猫的柴郡,柴郡猫的猫。 酒满杯倾洒,仗剑言欢天涯。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