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江水流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http://tbjsl.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我为什么对《大鱼海棠》失望?

2016-07-09 14:48:52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乱言 | 浏览 1233 次 | 评论 0 条

第一次知道《大鱼海棠》,是在两年前,那时候我和现在的电影里的椿是一样的年纪。第一眼真的是惊艳,幽深的海洋,美丽的大鱼,浓浓的中国风,《逍遥游》的神秘传说……“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庄子《逍遥游》)。这就像是梦境的实体化,一个中国的、山海经的梦,一个神秘的、来自《逍遥游》的梦。

就这样怀着最高的期待等待了两年,当《大鱼海棠》终于定档上映,作为狂热粉一员的我首映第一天便跑去看,看完之后,我却只有两个字给这部片子,那就是,失望。

不可否认,《大鱼海棠》的场景非常精致唯美,但是再精致的场景,如果没有一个好的故事来做内核,就像是失去了灵魂的精致木偶,毫无生气。而《大鱼海棠》,便是这样一个精致的,没有生气的木偶。

首先,《大鱼海棠》的用词生硬,这应当是该电影一大的败笔。如果用词缺乏感染力,其中的人物、故事就无法真正的”活“起来,观众就会缺少对于电影的”代入感“,这样电影本身也就缺乏生命力。电影开篇用了比较大篇幅的旁白,这是苍老的椿对于自己过往经的回忆。这是一种比较常见的叙事方式,在小说里也常见。比如迟子建的《额尔古纳河右岸》就是采用采用这种方式来进行叙述。这种方式,用好了,会使故事的叙事更加的丰富,增加历史厚重感。用不好的,就会显得生硬,而且有故弄玄虚的嫌疑。《大鱼海棠》开篇说:‘四亿年前……”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说法。我们小时候听到的故事,一般都是用“很久很久以前”或者是“很多很多年前”,而只能称之为传说的《山海经》中的故事,我们也只能用“很久很久年前”来形容,因为传说的年代是无法定义的,而且在艺术叙事角度来看,用“很久很久以前”明显要比“四亿年前”要好。四亿年前,人都是大海里的一条鱼,这种话我们应在讲人类起源的记录片里看到,而不是在一个富有情怀的电影或者故事里看到。“四亿年前”是生物科学,而“很久很久以前”才是故事传说。

第二,我对椿本人存在三个方面的不满。一个方面是椿的无责任感。椿似乎是中了一种叫“鲲”的病毒,除了鲲之外,其他的事情都并不在她心里。海水倒灌,全村被淹,如果不是延牧差点淹死,椿似乎都不会对于大水造成的灾难有什么反应。从鲲救她她的反应来看,椿应当是一个比较善良至少是有怜悯心的人,但是为了一个人而造成这种灾难,甚至在灾难之后仍然全身心的只为了鲲而对家人邻居家园的安危无动于衷,这似乎与她对鲲的那种愧疚是不相符的。这是她对于世代生活的家园毫无责任。椿的父母对椿关怀备至,椿的爷爷为了椿死了之后变成的树都差点被火燃尽,就像椿的父母说的那样,你的生命不是你一个人的!然而椿的离开是那样的义无反顾,似乎对于家人没有丝毫的眷恋和怀念。对于自己的性命又是那么容易就丢弃了,似乎对于父母将要承受的痛苦根本就没有想到,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价值观,难道是“爱情至上”主义?

另一方面是椿的无能。椿的智商似乎始终处于掉线状态,对于任何情况下发生的任何事情都是不知所措的。湫为了救她制住了双头蛇,与双头蛇斗争的过程,椿除了在旁边大叫之外就没做任何事情。我相信当时哪怕她能稍微的牵制一下蛇,结果都要更好一点。鲲救椿的时候,椿奋力挣扎,似乎觉得鲲要伤害自己,最后把鲲害死。如果椿能稍微冷静一点,稍微思考一下,不那么努力地作,鲲都不至于淹死。似乎女主自带强大的连累别人的功能。还有对于鲲的离开。椿似乎并没有主动想过什么办法放鲲走,如果不是湫出面,估计又是一个一事无成的结果,在努力的是湫,奋不顾身的是湫,椿有的是别人帮忙的好运气,别人告诉自己南冥可以出去的好运气,加上伤害别人的能力。你或许会说椿年龄小,什么也不懂。我不知道“年龄小”是个什么概念,十六岁还算是年龄小?十六岁的你都是高二了,放在你自己身上,最起码不会智商掉线到这种地步吧?

第三是受人恩惠的理所当然。最明显的是椿从来没说过“谢谢”。湫帮助她下臭泥潭救鲲,椿没说谢谢,甚至也没阻拦她,好像这是理所应当的。去南冥的路上休息,烤食物的是湫,椿只在旁边看着,而且之后湫先把食物给椿吃,椿也没有说“谢谢”,拿过来就吃。看到这一幕我很无奈,这姑娘得被娇宠得多厉害才能一点感谢的心都没有?哪怕你是觉得湫对你“就像哥哥一样好”也要说一声“谢谢”吧。有这种思维的人和“姐姐就该让着妹妹”这种实际上没什么道理的东西有异曲同工之妙。难道你年龄小,你就可以杀人放火,可以让别人为你所有的任性和无赖买单?

我们不能简单的从性格方面来说明椿的人物设定。其实这种设定是有渊源的。这种懦弱、柔顺的性格,是长久以来典型的符合古代男性审美的性格。古代男尊女卑,男人就顶天立地,女人就柔顺懦弱一事无成,”女子无才便是德“,看来这种思维也被《大鱼海棠》的编剧吸收了。椿可以那么无所顾忌的无能,而我们可以和《千与千寻》中的”小千“进行对比,我们可以发现,小千的获得和她的付出是在一定程度上成正比的。她的名字是她自己重新拿到的,她的努力让她最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肮脏臭哄哄的河神,别人都不愿意帮助他清洗,可是小千仍然没有怨言的帮助河神清理干净,最后获得河神的礼物;而椿面对老鼠瑟瑟发抖,捂着鼻子站在泥坑外等着湫。二者相比,我不禁要问,凭什么椿就要被塑造成一个有好运气的懦弱形象?凭什么中国的女孩子就可以叫娇气无作为?凭什么集中了人们梦想的椿是这样一个无责任感又无能的形象?

另外一个是这个故事本身有很多地方存在着漏洞。一直到故事最后我也没弄明白这个故事跟《逍遥游》有什么关系,我本以为这个故事是《逍遥游》同时代的故事,但是湫为鲲起名时,却说这是”古书里写的“,那么也就是与《逍遥游》本身没什么关系。”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这句话出现在电影最后,我也没懂,这是说,湫的寿命是椿的四分之一吗?而且从这个角度看,似乎《逍遥游》是对椿等人故事的记录,那么椿等人存在的时间就应是”上古“也就是说远早于《逍遥游》,这样说这个故事就是自相矛盾的。另外一个就是湫的奶奶在湫拿龙王面具时说湫还没有开天法力,湫喝酒时说“你以为这是谁的爱,是天神!”这句话一直到最后也没有解释,这是说湫是一个没有长成的天神吗?我没明白。

基于以上这三点,我无法给《大鱼海棠》高分,只能说中国动画至少在故事情节上还需要更多的打磨。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一半春风一半火——评朱自清      下一篇 >> 时光物语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柴郡

哎,我是柴郡,柴郡猫的柴郡,柴郡猫的猫。 酒满杯倾洒,仗剑言欢天涯。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