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江水流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http://tbjsl.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鲜衣怒马说羊城】一只鲸鱼的微笑

2016-10-08 11:38:47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足印深深深几许 | 浏览 181 次 | 评论 0 条




《写给海洋》,写给海洋的歌,也是来自于羊城鲸鱼的赠礼。在这里给大家分享。

海我已经看得多了,尤其是来到了海南以后,似乎对于海洋已经产生了某种免疫。一是曾经沧海难为水,看到过琼海玉带滩水天一色的精致温润,看到过潭门浩荡翻滚穿梭着无数渔船的震撼,看到过白沙门小家碧玉又略带忧伤的文艺范,似乎其他的地方的海已经不能称之为海了。二是每每面对大海之时,总有一种不知何处来的伤感情绪环绕,不知道带它来的是“人字”飞翔的白鸥还是那些行驶向名叫“家乡”的远方的航船。
看海有了经验,海洋馆也没了多少兴致。在羊城的第三天,一群人从漫展里出来,饥肠辘辘气喘吁吁面面相觑之时,不免有了一种“我真的不想再走路了”的情绪。但是在马路牙子上呆坐似乎是特别“老年人”的行为,终于有一个同伴叫道:“要不就去吧!”于是几个人买了夜场票,兴冲冲重新开始年轻人的生活。
晚上的海洋馆没有演出,门票便宜,人也少。进到馆里,四面环绕的LED屏闪烁着万千星光,将我们的疲惫一扫而光。所有人都像是刚刚出生的婴孩,遵从着某种奇妙的召唤,好奇地、一步步地进到海洋馆里去。
蜥蜴已经睡了,偶有几只懒懒地微微抬起眼皮向我们瞧着。絮儿姑娘最怕蛇,走过一只蜥蜴身边时被它抽摆过去的尾巴吓得不敢动弹。我做了她的侦查兵,提前瞧瞧有没有某种吐着芯子的生物恶作剧似的等待着。
鱼是各式各样的,长得美丽的玻璃前停驻的人多,也就免疫力强些;长得丑的则是偷偷躲在角落,用一双警惕的眼睛瞧瞧看着。电鳗非常有趣,一抖一抖时时刻像是触了电似的;小丑鱼则是一群一群的,那种红白花纹的被一个同伴叫做“正宗经典色”,引来大家嘲讽的哄笑。

水母是生长在海洋中的透明蘑菇,它在我眼里是最像精灵的生物,那么晶莹剔透的,如同风中的羽毛一样飘荡着。水箱顶上打着各式各样的光,它们浮浮沉沉,变化着颜色。群体的它们很美,可是我却不知道谁究竟是哪一个,又叫做什么名字。水母吃起来会是海蜇的味道吗?我这样说,被同伴嘲笑作是“残忍而又破坏美感的吃货”。透过玻璃,我的样子被畸形的投入水母们的目光里,这时候,它们又在想什么呢?会不会想,这个贴在玻璃上的庞然大物,吃起来究竟是什么味道呢?有这种想法的水母,也可以叫做真正的吃货了吧。




顺着水母箱一个一个看过去,等走到尽头才发觉四下里已经没有人了。同伴们不知道去了哪里,是太快还是太慢已经无法知晓。眼前则是一条长长的玻璃隧道,从我的角度看不到前方是什么,但是一种东西在吸引我向前走,于是,我听从了。
蓝色的光透过水的粼粼细波打在我的脸上,脚下飘忽而过一只蓝色的不知名的鱼,抽打着长长的尾巴,又飞向前去。孩子们的欢歌和惊呼也在前方响起,我快走几步,目光就和一双肃穆的眼睛撞上了。

定睛一看,才发现竟然是一樽石像。




石像是半身的,比一人要高许多,光裸着上身,高举着长戟,像是镇守这片水域的神灵。从他的卷头发和大胡子来看,应当是古希腊的水神波塞冬。一群鱼群游荡过来,黑豆似的眼睛看了我一眼,又毫不留恋的游荡走。最初那只似乎长了翅膀的扁形鱼也游了过来,这时右面的玻璃层划过一道蓝尾巴的形状。四下里无人,我发觉我竟然被群鱼包围了。
它们自由自在地游动着,时而靠近玻璃层看看我,时而又向深处而去。这时,我竟不知是他们在看我,还是我在看他们了。也许这真正是海洋,关在玻璃里的人是我,而它们则是自由的?
头顶忽而投下一片阴影,我下意识的向上看去,一张带着微笑的温柔的面容印在玻璃上,她拍着尾巴,而那片浮动的巨大阴影正是她尾巴投射下来的。她就那样微笑着,安静地,看着我,宛若海洋中的女神。一只鲸,一只温柔的鲸,一只真正的鲸!
我不由得痴了似的望着她,像是仰视着真正的神灵,深情的像是看着自己的爱人。来自一只鲸鱼的微笑,这样的把我的心填满了。
但是她终于微笑着转身游走了,留下一个恬静的背影,美丽的尾鳍,闪闪发光的背鳍。
有孩子说,她好可怜,一直被关在玻璃里。
我的心里难过,恨不得以自身代替,可是又想来,自己的处境不见得比鲸更可怜。
人又有什么好呢,有了自由又关了心门的,得了好处却不易满足的,接近自然却又无比畏惧着,战战兢兢。而鲸,鲸,是那么安宁的微笑着,易于满足的微笑着。
正是这样的原因,所以,总是人来看鲸,向往着鲸,而鲸,却从来不憧憬人的。
“嘿,你怎么在这儿,我们找了你好久!”同伴们终于嬉笑着走来,嗔怪道。
我说,我在看鲸,刚才有一只鲸,对我温柔的微笑了。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鲜衣怒马说羊城】从结束开始      下一篇 >> 【鲜衣怒马说羊城】寻找爱情的少…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柴郡

哎,我是柴郡,柴郡猫的柴郡,柴郡猫的猫。 酒满杯倾洒,仗剑言欢天涯。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