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江水流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http://tbjsl.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杏花纷乱(上)

2016-12-27 19:37:46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一段故事一场梦 | 浏览 207 次 | 评论 0 条

春风又绿江南,杏花开。

一树繁华,艳满枝丫,风吹散,杏花纷乱。

落花和着春雨缠缠绵绵,婉儿伸手去接杏花时,却落了一手湿漉漉的水珠儿。杏花瓣儿却从手指缝隙里滑落了,无可挽回。

“你在看什么?”雪儿伸手拉住婉儿衣襟,用稚嫩的嗓音问。

“我在看杏花。”婉儿轻言,如同一声叹息。

“雪儿,我教你念一首诗吧。”

“什么诗?”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三年前。

“娘,婉儿出门啦。”

撑着粉色的油纸伞,少女亦是一身浅浅粉色,一双轻盈莲足踏碎倒影,渐入春日迷离。黑眸里倒影着初春盛景,盈满着春水温柔。

几个盛装的少女袅袅娜娜从她身边走过,曼步进了满目江南的轻烟中,不知是少女点缀了春日,还是春日衬托了少女的风姿。

正是踏春的好时节。

婉儿驻足,痴痴望着那些盛装少女嘻嘻哈哈离开的身影,手里握紧了小竹篮。她多希望自己能够成为这些踏春的富家少女中的一员,但是手中装满花儿的竹篮和洗得褪色的衣裙已经告诉了她自己应当做的事情。

婉儿握紧了手中花篮,快步向湖边走去。她与她们去向相同的地方,却是不同的目的。那些姑娘们怀着少女的小心思,希望能够看到自己心底藏着的人。婉儿则怀抱花篮,希望能够让一支花卖出更好的价钱。

婉儿在湖边一棵杏树下站住脚,轻轻收拢油纸伞。这杏树有个名字叫做“得意树”,取“心意得成”之意。婉儿知道,那些希望心意达成的少年少女,不会吝啬买一朵花的,只要她能够多说几句祝福的话语打动他们。

婉儿打开竹篮上覆盖着的粗布,取出一支尚带春露的杏花,悠悠地叫唱了一声:“卖花了呦——”声音清脆好听,唱腔恰如其分。这是婉儿少有的能感到骄傲的地方,往年她的唱腔能吸引不少游客驻足。

果然,不一会儿,一位锦衣玉袍的公子哥儿走了过来,笑问花儿的价钱。

“十个铜板一朵。这位公子,我的花儿,成色总是最好的……”没等婉儿说完,却有一位华衣小姐娇滴滴地走过来,软语撒娇道:“哥哥,何必在这儿买花,小禾想去看那边的金鱼儿呢!”还没等那公子回答,她就拉着他快步走开了。

婉儿无奈地摇摇头,叫了一声:“卖花了呦——”

“卖花了呦——”

“卖花了呦——”

又有一个白衣女子走来,发尾带风,腰间挂着一柄长剑。她轻轻拿起一支茉莉细看,半晌,却喃喃道:“这么多年,仍然忘不了他吗?”不知这话是讲给婉儿听还是自言自语。婉儿犹豫了一下,想要开口问那个“他”是谁,女子却又起身融入了柳绿花红之中。

“他?”不知怎么,婉儿感觉这个字里包涵了一种莫名地怅然,这种怅然让她发愣。但是手边的花不容得她多想,甩掉脑袋里乱糟糟的思绪,婉儿仍旧叫卖着手中的花儿。

“卖花了呦——今年的新鲜的花儿啦——”

“卖花了呦——”

淅淅沥沥的声音从树丛间漏了下来,几滴凉凉的雨滴顺着婉儿的脸颊滑落。原本熙熙攘攘的年轻人嘻嘻哈哈躲向小亭和屋檐。四周渐渐安静下来。婉儿撑开油纸伞,有些怅然地提起满满的花篮,吐了吐舌头,挽起篮子,莲步轻挪,正欲走时,忽然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

婉儿转身。慢慢举起伞。先是看到一角红色袍边,又是一缕略微打湿了的乌黑发尾。

雨声滴答滴答滴答。

少年打了个哆嗦。

婉儿忽然举起了油纸伞,轻轻地走过去,为他遮住淅沥的凉雨。

相对无言。

婉儿和他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她仍然能够看得清他长睫微动。一双漆黑眸子骤然对上她的眼睛,婉儿瞬间挪开视线。

虽然挪开视线,她依旧能够感觉到他的气息和轻轻飞扬的衣袂边角,轻轻盈盈。

雨声洗刷世上一切杂乱,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仿佛只有她和他。时间静止了。

婉儿的余光看到他头上沾染的一瓣落花,被雨水打湿,有些委败了。下意识的伸出手去,将那一瓣花摘下来。

少年一惊,有些不解的抬起眸子看向她。

婉儿脸红了,轻语道:“公子头上飘了杏花了。”

少年微笑,赞道:“姑娘也是惜花之人。”

“卖花为生再不珍惜,还有谁懂得珍惜呢。”婉儿轻轻将那瓣花握在手中。

“家母恰喜春花,不知能否买下姑娘的一支花让家母欢喜欢喜呢?”少年轻轻拱手,一双黑眸如新墨。

婉儿从花篮中取出最好看的一支,轻轻递过去,却微笑着说:“这个送给你。”

少年用漆黑如墨的眸子注视婉儿片刻,轻轻用手接过了那支花,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伸手向袖中欲取什么东西,半晌,又拍拍腰间,看向婉儿,赧然笑道:“小生欲回赠姑娘之礼,却不成身上之物……姑娘在此稍等片刻。”他正欲走时,却又忽然停住,一转身,恰好绊了婉儿一脚。

婉儿身子一歪,少年连忙扶住她,一双黑墨似的眼睛瞧她。婉儿连忙松开手,垂眸道:“公子还是快些回去吧。”说罢转身向着人群处快步走去。

后来不知是什么原因,婉儿的花很快就卖完了。花篮见了空,露出一件东西。婉儿拿起一看,竟是一支玉笛,晶莹剔透,隐隐透着华光,不似人间物。

她轻轻将玉笛放进袖中,走了几步,却又拿出来,小心翼翼地放入怀中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你的名字:我仍相信青春的力量      下一篇 >> 杏花纷乱(中)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柴郡

哎,我是柴郡,柴郡猫的柴郡,柴郡猫的猫。 酒满杯倾洒,仗剑言欢天涯。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