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江水流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http://tbjsl.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杏花纷乱(中)

2016-12-28 21:02:35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67 次 | 评论 0 条

杏花沾了新雨的季节,原本天真无邪的少女也有了心事了。

雨一场又一场的下。婉儿撑着油纸伞,一次又一次来到这得意树下卖花。可是不知为何,来到这得意树下祈福的人越发的少了。婉儿有一日又遇见那天白衣的江湖女子,随口问她为何不祈福。女子摇头道:“这棵树不怎么灵了,现在来这里祈福的人越发少了。”又劝婉儿说:“你不要在这里卖花了,去那边亭子里吧,人多,也好卖出去。”

婉儿知道女子是好意,但是总觉得杏花能够带给她好运气,于是微笑着谢过女子,依旧在杏花树下卖花。

算着是得意树将败的时候。这一天婉儿打着那把油纸伞,缓步来到杏花树下。她没有拎着卖花的篮子,她是来看望这棵树的。她没有同伴,唯一的朋友就是这棵树,这棵树给了她好运气。

忽然下了雨。无数杏花花瓣被雨水打落,零落成泥。婉儿有些心疼地看着脏兮兮的花瓣,蹲下身,小心地将花瓣一片片捡出来。

“姑娘?”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响起。

婉儿手一抖,原本捡好的花瓣又掉落下来。少年连连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蹲下来兜着暗红袍子下摆,也帮着婉儿捡。

静谧的晚春,耳畔只有淋淋雨声。婉儿轻轻举高了伞,将少年罩进伞里。

“每一次遇见你都是下雨天呢。”婉儿说。她看着少年,手轻轻颤抖。得意树听见她的心事了吗?

少年没有说话,依旧低头收拾花。乌发因为沾了雨水打着缕,长睫微动,面色却似乎憔悴了许多。

终于弄干净了花,婉儿拿出一方手帕,示意少年将花瓣放进去。“回去处理一下,可以泡茶喝,味道是很好的。”婉儿俏皮地笑道。少年微笑,眼睛里有些不明的意味。婉儿愣了一会儿,忽然脸红了,轻声辩解:“婉儿家中贫苦……”

“味道很好,婉儿姑娘。”少年忽然打断了她的话。

婉儿抿着嘴笑起来,眼睛亮亮的,倒不像是春日的雨,像是夏天的光。她从怀里小心地取出玉笛,递给少年,道:“公子,你的笛子不小心落在了我这里。”

“啊,这是送你的。”少年有些调皮地笑道。

婉儿连忙摆手道:“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能够……”

“惜花之人才配卖花,懂花之人才配有这玉笛。你是配的。”少年笑道,“这样吧,明年这时候,你拿着这支玉笛来这里,我有一件东西另外作为答谢你的礼物。”

“另外的礼物?”

那个人来了,那个人又走了。

那个人忽然站住了,回眸一笑,道:“忘了说,我叫华星。”

“华星?”

春风又来,杏花轻舞,一地缤纷。

春雨滋润万物,细密无声。婉儿的心里沉甸甸的。她心里有了一个约定。一个只属于她的约定。

“卖花了呦——”

“卖花了呦——”

“呀,婉儿姑娘,有没有上好的杏花?”正是那位白衣女子。

婉儿从篮子里选一支最美的杏花递给她,微笑问道:“难得见你这么开心!”

“是啊,他,回来了。”女子忽然有些害羞地笑道,脸上掩饰不住甜蜜。

婉儿忽然觉得羡慕。

“姑娘可有什么用来答谢人的诗?”婉儿忽然问。她要谢谢少年的礼物,可是若是没有正经的一句诗来配,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

“一句诗?”女子忽然促狭地笑了,“婉儿姑娘要答谢的,该不是个男子吧!”

被说中了心事,婉儿的脸“腾”的红了。

“哈哈,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教你一句最好的诗,来传达你的谢意吧!”女子笑道,“就是这句了!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这哪是感谢人的呢?”婉儿有些疑惑。

“哎,你不相信我?这一句答谢之意深含其中,一时半会儿也给你讲不清,你且记住,它可比那些表面上感谢的诗句好得多呢!”女子一直笑着,教完了句子,抬脚走了。婉儿有些莫名地望着她离开,心道她必然是赶着要去见她的那个“他”呢!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红色的身影出现在身后,婉儿却忽然听见了咳嗽声。

她的心揪紧了。

依旧是一袭红袍,一双墨眸,没有束冠,黑发流泻而下,脸色有些苍白了。

“最近受了些风寒。”少年见她面带忧色,解释道,又笑着拿出一把杏红的油纸伞来,道,“我把它做出来,也是费了好大力气。”

“公子亲自做的?”婉儿接过伞,心里有感动,欢喜却快要满溢出来了。

少年微笑点头:“喜欢吗?”

“嗯,谢过……”婉儿正待说谢,忽然想起来白衣女子教得那句诗了。于是笑道:“婉儿有一句诗,来表达婉儿之意。”未待少年回答,婉儿便轻声念道:“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她念完,眼睛亮亮的看着少年,不知他会说些什么。

少年垂下眸子,咳嗽了两声,一双乌眸静静地看了婉儿一会儿,脸上带上了可疑的红晕。婉儿有些不知所措,只得站在那儿也看着少年,少年眼睛里的东西,让她心里有些发慌。

半晌,少年郑重道:“婉儿姑娘的意思,我知道了。只是,须得我准备一下。”

婉儿疑惑问道:“什么准备?”

少年笑道:“婉儿姑娘不是用诗来表达自已的意思么?”

“是啊,这句诗难道不是表示感谢的?”婉儿疑惑道。

“咳咳,”少年笑道,眼睛里有不知名的情绪一闪而过,他说,“这诗还有后面几句,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婉儿睁大了眼睛,她感到脸在发烫,她怀疑自己快被蒸熟了。

少年带着有些期待的表情看着婉儿,见她始终没有反应,眼睛里的光渐渐熄灭。他抿了抿唇,道:“看来是我误会了。”

“我……”婉儿咬唇。

少年转身。

“婉儿……婉儿也是这个意思!”婉儿伸手抓住了少年衣襟。

少年回头。

婉儿从来没有觉得时间过得那么漫长,也从来没有觉得时间会那么短暂。仿佛千千万万年,仿佛又是一瞬,两人就这样定定地对望着,用尽了一生。

风吹拂,杏花瓣飘扬起舞,一片片找了婉儿的头上休憩。少年忽然微笑,伸出手将婉儿头上杏花摘下来,道:“婉儿姑娘,若是我亦将一生予你,你可愿意?”

婉儿微笑着,却忽然想起了,去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时候,她第一次在这花下遇见了他,替他轻轻摘掉落上乌发的花瓣,那时,她已经为他心动了,但心里却带着此情不可言的悲伤,今日场景重现,她心底里满满地只是欢喜。

“婉儿……愿意。”婉儿抬眸看他。四目相对,少年粲然一笑,一双黑墨似的眼睛染上了春水似的温柔。山水画卷在他眼中化开,她看到他的眼睛里,装满了她所能够期待的整个世界。

婉儿忽然想起了那支玉笛,便将它从拿出来,放到少年手上:“这件东西还给你。”少年握住玉笛顺便也握住了婉儿的手,他笑道:“此物仍然给你,这是我的信物。”

“信物?”婉儿脸又红了。

少年把笛子攥进婉儿手中,忽然打了个唿哨。没堤防,一树杏花纷飞如雨,婉儿的头上、衣服上落满了杏红的瓣,眼前也是纷乱一片,红彤彤的,甜甜的,淡淡的花香气。隔着花幕看华星,却觉得他也成了一支杏花,而且是最为引人注目的那一支。

花雨降落时,婉儿听见少年的笑声:“你要等我,上门提亲!”

卖完了这一季的春花,婉儿不再到得意树下去了。但是婉儿时常会朝着那个方向望。每一次望,似乎看到飘飞的红杏间那个有些艳丽的少年。

婉儿一直在等。仲夏时节,得意树最繁盛的时节,婉儿还没有等到她的少年。

这一日,她原本在屋里做女工,绣的是一棵开满红杏的杏树,忽然见舅舅走进屋,脸上带着遮掩不住的喜色,对着婉儿道:“今天有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哥看中你了!带了一大堆东西上门来提亲!我就说,我们婉儿这等姿容,少说也能嫁个县令公子!”

婉儿心里一凉,手一错,细细的针刺破了手指,她吮着伤口问道:“舅舅,是谁家的公子?”

“这个不太清楚,听说这位公子是姓华……”

“姓华?”婉儿忽然站起身来。

“你认得他?我还想着并没听说附近有姓华的大家……”舅舅后面说了什么,婉儿再没听清,她扔下女工,不顾一切地跑了出去。

“我们家婉儿……”

“娘!”婉儿喘着粗气跑进了正屋。

“我说你这个丫头,这里有客人,太不知礼了!”母亲嗔怪道。

婉儿没有听见,婉儿什么也没有听见。泪水已经模糊了婉儿的视线。那一双黑墨似的眸子,带着温柔的笑,让她所有的心酸和等待都化作了温柔的泪。

在这个仲夏的时节,婉儿终究等到了她的少年。

婉儿的婚约定在了仲秋时节,良辰吉日,宜嫁娶。

婉儿把笛子还给了华星,两人虽然不能在成婚之前再相见,但是华星每晚都会吹着那支玉笛,来到婉儿的窗口。婉儿便在这笛声中赶制她的嫁衣。仲夏的星辰,漫天飘荡的萤火虫,点点星光,照亮少年含笑的眼睛。笛声的背后是蝉声,笛声的近处是纺织声。纺织声后面,还有婉儿砰砰的心跳声。

婉儿累了,吹灭了烛灯,却轻轻悄悄地走到窗口,借着月光,偷看华星的吹笛的身影。

笛声歇了,星光和萤火之间,传来少年带着笑意的声音:“婉儿,你偷看我。”

婉儿红了脸,却仗着华星看不到她,低声嗔道:“婉儿看星星的,怎么说是在看你?”

窗下传来少年轻轻地笑声,她听到他说:“可是婉儿,我在偷看你。”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杏花纷乱(上)      下一篇 >> 杏花纷乱(下)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柴郡

哎,我是柴郡,柴郡猫的柴郡,柴郡猫的猫。 酒满杯倾洒,仗剑言欢天涯。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