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江水流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http://tbjsl.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杏花纷乱(下)

2016-12-29 15:46:04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一段故事一场梦 | 浏览 186 次 | 评论 0 条

七月流火,天气转凉。天阶夜色凉如水。婉儿将要达成她所渴望的梦境。但是日子将近,婉儿却越发的觉得不安。第一场秋雨降临的黄昏,婉儿撑着那把杏红的油纸伞,来到了得意树下。得意树不知为何,早早谢了叶子,有些大势已去的意味。秋风起了,黄叶沙沙摇落,却不再是往日金黄灿烂的样子,边边角角都带着已经死去的灰黑色。

‘若是,这树死了呢?’婉儿忽然想。她自己却又被这想法吓住了。

婉儿终于明白有哪里不对了。往年,那些在得意树下达成心愿的少年们都会在秋天来到这里在树上挂上感谢神树的果篮。但是今年已经将近仲秋,树上却一只篮子也没有。

‘难道……他们的心愿,都没有达成吗?’婉儿忽然感到心里凉凉的。她有些心痛,却不知这心痛缘起为何。她放下了伞,伸出柔软的双臂,抱住了得意树的树干。树枝摇曳,用仅剩的叶子为她挡住寒风和雨。只是仍然有几滴凉凉的雨滴落下来,打湿了她柔软的发。

笛声断。婉儿一夜无眠。醒来时,枕头已经全湿了。天色微明,婉儿起身,打开了窗,却看见一行人拿着火把不知道要去做什么。婉儿心里有些慌乱,连忙跟着跑了出去,抓住一个人问道:“大伯,你们这是去做什么?”

“唉,是婉儿啊,你竟然不知道么,那得意树是个妖怪,很是能迷惑人呢!哎,还是你舅父看到的,说是个少年人样子……”

“少年人?那少年人长什么样子?”

“听说长得很美,跟个女孩子似的,一看就是个妖怪……不说了,我们得赶紧去烧掉它。孩子,你怎么了?”

婉儿整个人都在颤抖。不知道为什么,脸上都是水……自己明明,明明好像不难过……

可是为什么已经看不清楚了……

隐约里,只有熊熊的火焰,烧灼。杏花都谢了。

耳边传来一声叹息,带着行将就木的满足和憔悴:“婉儿,真好。”

婉儿如同疯了一样地向火里跑去。

“哎,怎么回事?”

“婉儿?!”

一场秋雨,一场寒。

那棵妖树,竟然在瞬间把叶子都落尽了,盖在昏倒在树下的女孩子身上,神奇的树叶保护着女孩子,她竟一点也没受伤。

雨声,淅沥淅沥淅沥,此时,满身的落叶,倒成了一床最好的被子了。

天完全亮了。一切与昨日无不同,可是烧的漆黑的得意树,已经说出这秋天里那无法挽回的故事。

婉儿醒了。她带着红肿的眼睛,小心地将身上的落叶聚在一旁。落叶随即化为尘土。婉儿呆呆地看着那一堆黑土。轻轻地抬起胳膊抱住了焦黑的树干,小小的脸儿贴着树干,恍若对恋人低语。

正午时分,婉儿回了家。依旧打着那把杏红的油纸伞,怀里放了一把晶莹剔透的玉笛,美丽不若人间物。

婉儿一回来,舅舅就乐呵呵地迎上来,笑道:“婉儿,今天徐员外的公子上门提亲啦,送了一大堆东西,你看看,这地方都堆满了!我就说,咱们婉儿,配得上,配得上!”

婉儿没有说话,怔怔地看着舅舅,手里捏紧了油纸伞的伞柄。

舅舅见她不说话,又谄媚地笑道:“员外公子家的十三姨娘,进去直接做姨娘,多体面!看,看,送了这些东西!”

“舅舅为了钱,把婉儿卖了。”婉儿轻轻地说。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把你卖了!不都是为了你好!你是不是还想着那个妖怪呢!我一看就知道,什么华府什么大家公子,都是假的!长得跟个娘们似的!你跟个妖怪定亲,还有哪个愿意娶你?要不是徐公子看着你标致,怎么可能愿意娶你?”

“他不是妖怪。”婉儿轻轻地说。

“什么?”舅舅没听清。

“他不是妖怪!”婉儿忽然尖叫了一声,跑回房间里去了。

夜,轻寒,三更声起。鲜红的嫁衣像是在嘲笑着她。婉儿轻轻拿出玉笛,仔仔细细地看了又看,这上面还有他的气息。但是……

“姨娘,这几句诗是什么意思?”雪儿扯了扯婉儿的衣袖,问道。

“没什么。”婉儿抬手关了雕花木窗,回头对雪儿笑道,“天还冷,雪儿赶紧回去吧。”

春来春又去,花开花又谢。燕南飞又归来。

一夜北风紧,开门雪尚飘。

寒冬腊月,十三姨娘婉儿失踪了。徐公子听说这件事的时候,正搂着十八姨娘亲吻,听了这话有些不耐烦地唾了一口仆人,训斥道:“真扫兴!”又问:“婉儿是哪个?”

仆人道:“就是之前……卖花人家的。”

徐公子想了想,不耐烦地说:“啊,她呀,那就去找找吧。”

三日后,十三姨娘婉儿被发现死在了一棵烧的焦黑的杏树下,身旁放着一把杏红的油纸伞。雪覆盖了她,也覆盖了这棵树。

有人说,三日前,不知道为什么,这棵原本死去的树突然开出了许多红艳艳的花儿,开了一树,连枝条都压弯了,这个姑娘就对着这棵树喃喃自语,不知道在说什么。

有人说,这是棵妖树,被烧死很久了,不可能开花。

有人又说,这不是妖树,是棵神树,以前常有年轻男女来祈愿。

但不管他们说什么,谁都不敢靠近这棵树。

过了几日,一个一身白衣行走江湖的女子从这树下路过,将树下死去的十三姨娘埋葬了。她带走了那把杏红的油纸伞。

后来,当人们问起这女子这个故事的时候,女子却笑着,向他们念了一首诗: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杏花纷乱(中)      下一篇 >> 我属于我们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柴郡

哎,我是柴郡,柴郡猫的柴郡,柴郡猫的猫。 酒满杯倾洒,仗剑言欢天涯。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