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江水流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http://tbjsl.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青椒

2017-01-09 10:43:5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浮生有感 | 浏览 122 次 | 评论 0 条

掌灯了。

暖黄的灯光带着世俗的烟尘气,“西安肉夹馍”几个字在这灯光下变得诱人了。大伯两手持双刀,“当当”有声,潮湿的晚风里隐隐带上了肉的香气。

“要青椒吗,姑娘?”大伯问。

我点点头,大伯于是拿出一只青椒,剁下来半只,细细剁进煮熟了的肉里。由是喷喷肉香之中,带上了些许辛辣的滋味。

“大伯真是从西安来到这里的?”我问。

大伯原本低头剁肉,听到我问却停了手,抬起头来,带着些期待地道:“是啊,你也是西安的吗?”

我摇摇头,道:“我是山东人。”

大伯宽容的笑笑,继续低头剁肉。随着刀刃起伏,肉和青椒已经分不清你我,大伯拿了刚烤好的饼,从中间切开,用刀挑起肉酱细细涂抹进去,然后合上饼,拿了一只纸袋装上。

“加青椒是山东的吃法,我们那儿是不加青椒的。”大伯笑道。

“海口怎样呢?”

“这边人也喜欢加青椒,在这儿卖了这么久的肉夹馍,我也慢慢习惯了。”大伯将肉夹馍递给我。

暖黄的光氤氲出一种不真实感,大伯的话细细想来却又多了一种滋味。

在海口卖了多年加青椒的肉夹馍,可是仍然执念的想到西安的馍是不加青椒的,这就是乡思吧。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王晓明先生《城市化困境》课程记      下一篇 >> 【日光倾城】题记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柴郡

哎,我是柴郡,柴郡猫的柴郡,柴郡猫的猫。 酒满杯倾洒,仗剑言欢天涯。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