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江水流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http://tbjsl.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日光倾城】歌之原乡

2017-02-03 15:40:57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足印深深深几许 | 浏览 163 次 | 评论 0 条

客栈的大厨又是驻唱的歌手,初次听他唱歌感觉还可以,至少有着作为歌手的声线。不知为何客栈里的人对他唱歌水平的态度甚是微妙,常常以富有深意的一笑作为评价。一开始我搞不清这是怎么一回事。等到真在古城里逛过几趟,几个酒吧的歌都听了一些,才终于明白了那一笑的意义:古城里的好歌手太多了,相比之下,大厨真的太不算什么。

掌灯之前,大理古城是游人之城,掌灯之后,大理古城是歌的古城。

从洱海门进去,便能够听到歌声层层传来,有男声,有女声,各种曲风,各种语言,各种各样的人,唱着各式各样的歌。这些歌基本上都是一些民谣,唱着古城的,说着年轻人的,念叨着诗于远方的。歌手们把自己的梦想和故事唱了进去,而驻足倾听这些歌的人,又把自己的故事和梦听了进去。大理本身是一个做梦的地方,而歌无疑是梦的最好媒介。

这些歌往往是从酒吧里传出来的。古城里的酒吧各有各的味道,人民路和复兴路上闹吧极少,基本上都是一些文艺的清吧。装饰风格和古城整体风格相一致:木质的桌椅,飘飞的幌子,充斥着设计感的涂鸦。但是这些之中,也有许多小小的叛逆因素,彰显着他们的与众不同。“飘字号”走自然路线,屋顶小花园,藤蔓缠了一圈又一圈,小小的花儿在高原的古城静静的开。“小酒馆”以木扉为门,名副其实,空间极小,歌手和他们的吉他占了一半,手握酒杯睁大眼睛的听众以几乎叠起来的方式拥挤地坐在一起,这样占据了另外一半。这家酒吧一向人满为患,常有人驻足观望,这些人或许还可以算作第三个一半——场外场。“醉火酒吧”莫名地带着点烟尘感,“GALA”是我最好奇的一家,乱涂鸦的走廊,极其幽深,只能隐约听到音乐声,看不清里面的内容。“九月”也是很有意思的酒吧,每晚必定八点半开始歌声嘹亮,门口立着一个小黑板,上面写着今日预告:“今晚八点半 呼麦 ××”。此外还有许多,无法一一介绍,但无论这些酒吧装饰得多么华丽,没有一个好的歌手,是无法吸引到酒客的。

“在路上”里的歌声经常能够打动我,他的装饰极其简洁但是仍能吸引观众聚集。刚来第一天的义工小伙伴发现了这家酒吧,从此认不清楚路就以此为路标告诉我们她大概在哪。有些歌手造诣极深,音域很广,单凭我们这些皮毛不沾的人是很难听出什么的。有一个我们无聊时会玩的游戏,就是听歌猜歌手性别年龄,我们经常猜测错误,有时听着是个温柔的女声样子,结果是个男孩子;有时候听着是个沙哑嗓子的大叔,结果是个年轻人。于是“人歌不符”是常有的事情。

酒吧里的歌是一种风味,酒吧外的歌又是另外一种风味。有时能够在夜晚的古城街头看到街头歌手,一把吉他,一个音响,再加上一只鼓,就能够撑起整个场子。能不能遇到他们要看运气,也要看城管的心情。

有一次运气好,在人民路一家买酒的小店门口,听到一首很棒的英文歌,唱歌的少年摇摇摆摆甚是不羁。少年在小店外唱歌,隔着一条马路,听众在对面听着。一首歌结束,众人鼓掌,隔着来来往往的电摩和汽车还伸长脖子张望着。这几天在洱海门外也有一个唱歌很棒的歌手在树底下唱歌,每次走回客栈都能让自己耳朵享受一会儿,真正是极大的快乐。

古城里的歌很美,但是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歌声并不在古城,而是在床单厂。

床单厂,顾名思义,曾经是一个床单加工厂,废弃之后莫名成了文艺青年们的聚集地。有一日和其他小伙伴一起去床单厂玩,一走进去就听见了隐隐约约的歌声。作为一个好奇心极强的人,我立刻就去找歌声的来源。走进阴暗的楼梯口,又绕过斑驳沧桑的石墙,一面巨大的玻璃门出现在我面前。隔着玻璃门,我能看到屋子里的装饰。复古风的地毯,冷色调的装饰,古老的回转楼梯,一个木台,墙上留着几个红漆大字,具体现在已经记不清了,大概是为了社会主义加油干之类的话,像是之前床单厂的警语,我猜测是他们故意留下来的。

玻璃门中间有个挡板,而我站的地方也高,我就在这里听到下面被挡住的那一块传来了吉他和歌声,但是却看不到任何人影,犹如鬼魅一般。

我站在极明媚的阳光下,听着歌手们抒情的调子在响,很静很静,又像是容易被乱了心的。其实歌手们,或许展示在人前的歌是一种,躲着唱的又是另一种,躲着唱的歌,可能更像是他们自己本来的样子。

我们走着,爱着歌的歌手们在路边唱歌,这本是极正常的事情,但是在上海或者广州街头,或者就成了稀奇事件的一种。大理的美啊,就在于把诗过成了生活的样子。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日光倾城】题记      下一篇 >> 【日光倾城】任意慵懒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柴郡

哎,我是柴郡,柴郡猫的柴郡,柴郡猫的猫。 酒满杯倾洒,仗剑言欢天涯。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