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江水流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http://tbjsl.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苏唱街:扬州的春天在巷子里

2017-04-23 12:42:4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足印深深深几许 | 浏览 212 次 | 评论 0 条

明清时代,扬州盛产昆曲,苏昆艺人寓居的地方,便是这条幽深小巷——苏唱街。

我们相遇于一个误打误撞的清晨,然而偶然带来的震撼和美感往往胜过刻意。那日我们一行人在东关街闲逛,穿过热闹喧嚷的东关街,先是进了丁家湾。

巷子与巷子之间的差别,往往在几步之间就能见分晓。清晨的东关街,店铺的木门已经打开,卖糖人的架子已经支起来,好奇的游客已经在那熬糖的锅旁聚集了起来。只拐进丁家湾走了几步,后面的人声就已经渐渐听不清楚了。

清晨的阳光氤氲在整个巷子里,晨起的老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古旧的扬州浴室门口只有一辆自行车静静候着,一种奇妙的静谧味道从巷子很深的地方飘出来,恍惚的,有点缥缈的。看起来这只是一条普通的生活巷子,一个普普通通的浴室。只是,当多年以后的我百度苏唱街时,鼠标无意间滑过了那个数字——1928


一个普通的巷子里,藏着一个不起眼的浴室,还是1928年的。这样说起来,有一种很奇妙的穿越感觉。现在回想起来,在这条街和这条巷子所看到的一切,都似乎带着穿越的意味。

顺着丁家湾走了不久,走到了一条更窄的小巷子。这时的阳光,从带了裂痕的巷子墙头爬下来,一点一点照亮整个巷子。小时候看《海尔兄弟》,对其中一个情节印象深刻。说是在一个古老的王国遗址里,当阳光移动到某个特定的位置,就能够看到非常神奇的东西,只有那一瞬。按照这个思路顺着阳光的脚有点中二的找下来,是一个金属牌子,牌子上赫然三个大字——苏唱街。

那时扬州的名伶都聚居此地,端的是吴侬软语,风姿绰约。多少年有多少天籁样的歌声从幽深的巷子里飘出来,歌声婉转,巷子也婉转。

巷子的气质里,藏着这些年经历过的故事,听过的昆曲和住过的人。

我是无福消受天籁和佳人,但是阳光属于我,春暖属于我,最温柔的风穿过巷子,它拥抱我。

手指细细抚过粗糙的墙壁和裂痕,向前走,拐过唯一的街角,昆曲的唱腔隐隐约约飘入耳中。

顺着歌声找到源头,是一座古宅。“金氏住宅”四个大字挂在门前墙上,彰显着此宅非同寻常的地位。那时年尚小,思无邪,不知私闯民宅实属不敬,带着一双好奇的眼睛和天真的脑袋进了这座古宅。


宅子四周是两层的木质小楼,院子中间有一口井,一位婆婆在井边洗衣服。见我们进来,转过头问:“干嘛来的?”

我答:“我们是游客,进来看看。”

“呵,旅游的不到景点去,这里怎么好玩。”她说。

我没有回答,过去看那井,井水幽幽。

“这井不浅。”我说。

“这井不深。”妹妹说。

“这么多年用的都是这口井,不管以前住的谁,以后住的谁,还都是这口井。”婆婆说。

还都是这口井,因为这口井还有用。它将存在到没有用的时候,被废弃,被遗忘,或者其他。我想我能看到这口井的未来,被一直用着,直到被忘掉,被拆掉,或者被当做文物供奉起来。

多少年多少年都是这一口井,变的从来不是物,变的是人心。

昆曲温温柔柔地唱着,送我走出宅子。

回来之后,我曾经查阅过关于扬州金氏的信息,无果。那个曾经繁华过的金家,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有让这小巷去评说了。

出了这一家,又三拐两拐进了另一家开着门的庭院。这一次却不是我们闯进去的,而是被邀请进去的。

我们先是被爬了满墙的爬山虎所惊艳。在阳光下阅读历史,猛然间看见这一壁的绿色,原本有些寂寥的心忽然地畅快了。

我们不由得停下来细看,顺着满墙绿油油的叶子看过去,到了尽头是一只抬头挺胸气宇轩昂的大公鸡,几只猫抬着尾巴踩着阳光走猫步,狗半耷拉着眼皮,微微咧开嘴晒着太阳。抬头看,木架子将天空分割成一块一块的蓝色,顺着蓝色一块一块看过去,看到晾晒的腌菜,又顺着腌菜移下来,就这样突然撞进那双和蔼的眼睛里了。


“哎呀!进来坐坐!”老奶奶无比欢喜地招呼着。一众猫狗鸡都看了过来,让我等颇有受宠若惊之感。

老奶奶拿来了一些腌菜,热情地让我们尝:“自己腌的菜,跟外面买的不一样,好吃的。”我拿了一块,放在嘴里咀嚼,咸辣之中带了点醇厚的香,不知是否也是老人的生活。

我们走的时候,一众猫狗鸡站起来送行,老奶奶一直送到门口,嘴里说着再来玩的话。只是再来之再,却不知是个何年何月了。

春风又到扬州,又忆扬州。若你到了扬州,进了这家的院子,且帮我告诉奶奶,门前爬山虎春色极盛,她腌的白菜味道正好。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如果关闭朋友圈一百天,会发生什么…      下一篇 >> 学会与自己和谐相处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柴郡

哎,我是柴郡,柴郡猫的柴郡,柴郡猫的猫。 酒满杯倾洒,仗剑言欢天涯。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