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江水流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http://tbjsl.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中国艺术到底美在哪里?——读《美学散步》有感

2017-05-13 08:46:08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乱言 | 浏览 178 次 | 评论 0 条

虽然一直很喜欢古代文化,但是并没有仔细思考过“中国艺术之美”这样的命题,读了宗白华先生的《美学散步》才终于恍然大悟,原来中华艺术的诗、画、建筑、书法,都是相辅相成的。如果真正让我概括的话,我想可以用“气韵”二字。

“气韵”,简单的来说是三个方面,一个是“把自我溶化在形象里”;另外一个是“留有想象的余地”,第三是“以大观小”的空间意识。前两条可以解释为:艺术创作(包括诗、画、书法等各方面在内)要在作品之中把自己隐藏起来,但是字里行间、一笔一划之中,都要有自我的思想、自我的感情存在。留有想象的余地,就是留有空间,让欣赏者有回味无穷的感受。

先来说“把自我溶化在形象里”。这个就是自我的意识,也可以用“风骨”来概括。骨,是文章的思想,“结言端直”,“笔墨落纸有力、突出,从内部发挥一种力量,虽不讲透视却可以有立体感,对我们产生一种感动力量”。这是一个核心,“骨”决定了诗书画的力量和精神品质,它决定了一首诗、一幅画是否够深刻。有骨是不够的,“骨”太硬,太理性,就要有柔和的“风”来中和一下,从而“由逻辑性走向艺术性”。“风”就是情感,“风”可以动人,“风”是感性的。“风”的温和加上“骨”的力量,才有好的作品。

“风骨”体现在诗文之中,就是思想的深刻加上情感的饱满。这让我首先想起来的是齐梁宫体诗和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按照闻一多先生的说法,张若虚《春江花月夜》应当属于宫体,但是在这同一文体之下,齐梁宫体就失于轻艳,感情上常是男子借女子之口表达,这就隔着一层,缺乏真正感动人的力量;内容上多是女子闺中事,深度有限,也就是“骨”的力量不足。相较之下,《春江花月夜》中对于生命流逝的感悟和对于宇宙观念的探寻就更加的可贵和深刻。

体现在中国画之中,就是画的节奏感和生命感。笔墨的落笔要有力度、突出,笔墨饱满,而画本身要能够表达人格心情与意境。宗白华先生认为,中国画更像是一种舞蹈,重点不在于写实,而在于“全幅的节奏生命而不沾滞于个体形象的刻画”。

相较于颜色的丰富,中国画更加讲究“气韵生动”,讲究的是“刚健、笃实、辉光”,追求“白贲”,“绚丽之后归于平淡”。个人认为这种追求也可以解释为对于“风骨”的追求,也就是不追求表面上的形式,更追求其中的“气韵”,情感和思想。

中国的书法艺术之风骨表现,和画作相似。宗白华先生认为,中国画本身就是“书法的空间创造”。如果让我来解释,我想书法之骨在于多方面的用笔,“在字的笔画里,结构里,章法里,显示着形象里面的骨、筋、肉、血以至于动作的关联”。而书法家本身的情感,也就是“风”,也体现在这一笔一画之间。石涛说:“夫画者从于心也。”书法所写的字之中,就包含了作者的内心情感了。

除却“风骨”,另一美是“留有余地”,其实也就是“虚实结合”中的“虚”。想象,即是艺术生命力的来源,艺术家创作需要想象,而欣赏者欣赏作品,也离不开想象力。“一个艺术品,没有欣赏者的想象力的活跃,是死的,没有生命的。一张画可使你神游,神游就是‘虚’。”而“虚”,其实也就是留有余地。

这一点在中国画中表现得尤为突出,也就是中国画中非常有特色的“留白”手法。空白是画的神韵所在,留白有时候更有意味。画幅过满就会因为太具体而限制,留白则往往有意犹未尽之感,人们因为这幅画所想象到的空间和世界远远超过这幅画所表达的具体意象本身。“剩下的空白并不填实,是海,是天空,却并不感到空。”留白让不同的人对于画作有了不同的美的感受和想象,从而增加了画作内容的丰富性。

除却画作,舞台布景亦有虚实结合之笔。宗白华先生在书中介绍,舞台之上要“留出空虚让人物能够充分地表现剧情,剧中人和观众情感交流”,个人认为第二点尤为重要。如果舞台上的演员缺乏与观众的交流,那么这场戏就变成了独角戏,观众就很难被带动。借着舞台剧中的空隙,演员可以与观众进行互动和眼神交流,从而达到“真境逼而神境生”的效果。

除却这两点之外,还有一个比较特别的,是中国艺术中所表现出来的空间意识。

西方的画作表现为由近及远的构图,常用的是透视法,所体现出来的精神是“向着无穷的宇宙作无止境的奋勉”。而中国画则是由远及近的,沈括概括为“以大观小”,宗白华先生解释为“把全部景界组织成一幅气韵生动、有节奏有和谐的画面”,这说明中国人看山水是从山水而致于心,“万物皆备于我”。这在诗歌上也有所体现,比如:“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刘长卿《逢雪宿芙蓉山主人》)这首诗先写大环境,日暮、苍山,这都是远景,然后近一步,写附近建筑,再进一步写眼前景物,柴门和犬吠,最后写到自己,由山水起笔,终结于自我,体现出“反身而诚”的特点。

中西方的艺术对比实际上也表现出了中西不同的民族性格。西方海洋文明是扩张性的,富有探险精神;而中国人则是内化的,体现为安土重迁的思想。其实这两者本无高下之分,各有各的特色,透视法的科学和真实与水墨的气韵各有各的美,但是我们常有的观点却是崇尚西方看轻东方。个人以为中华艺术的“气韵”之美,神形兼得,且融汇自然之理于其中,在现代生活中仍然有非常重要的价值。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学会与自己和谐相处      下一篇 >> 致高考生:没什么大不了的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柴郡

哎,我是柴郡,柴郡猫的柴郡,柴郡猫的猫。 酒满杯倾洒,仗剑言欢天涯。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